破解短视频app

一阶战宠,土旺(土属)

受异人收养,以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奇特秘术培养长大的斗犬,体内有着最凶猛的巴洛夫魔犬血统,这种犬种往往凶猛嗜血,以虐杀被狩猎的目标为乐,只是先天的禀赋与后天的培养互为影响,现在还没有人能够预知,这会导致怎样的后果。

技能体系:

1、极度敏锐(被动),由于隐藏性格胆小怯弱,因此对危机的到来有着一种近乎本能的预知,配合强大的讯息收集能力,几乎永远不会受到偷袭。

2、钢筋铁骨(变异),由于自幼受到严酷的训练,斗犬的敏捷与体质都获得小幅提升,一旦主动激活,斗犬的体质属性将获得大幅提升,此为可持续提升技能。

变异推衍中……

特性:大地生命,拥有这种特性的生命体,生命力强盛、生命韧性强,恢复能力出众。

扫视了一眼土旺的战宠属性栏,又看了看眼前的银发小萝莉,石毅微笑着拍了拍康娜的头,然后允许她去照顾受到重创的土旺,自己则去收集处理战利品。

那具尸魔几乎完被整个炸烂了,地面出现一个小土坑,土坑当中铺满了散发着恶臭味的骨肉,石毅雏着眉头遮着口鼻走过去,然后从中挑出那支依然熠熠生辉的黄金手臂。

如果是单纯由黄金铸成的器具,早就应该损坏了,但这支手臂已然转化为死亡圣器,那自然就大不相同了,哪怕处于爆炸当中,它也依然没有半点的破损毁坏。

在破碎的血肉堆当中,石毅又捡取出一些头骨与脊椎骨的残骸放在一边,一方面这是当年捡雅阁布?肖尸骨的经验,另一方面虽然茅山养尸法中并没有涉及,但石毅接收到的讯息资料当中却也隐约提前了些:茅山道派虽为道门正宗,但其许多邪道法器的炼制,却大量需要这方面的材料。

比如身怀女婴,却在分娩时母女皆惨死的胎盘,如能集齐七七四十九条,合并炼制,即可制成红尘绳,凭一股血污怨气专污人法宝法身,威力极强。

大眼睛美女唯美蕾丝裙复古写真

或者寻找气运衰到了极点,克父克母,克尽一切亲人,自身穷困潦倒、百病丛生,死前痛苦万分心怀怨恨之人;以及凶神恶煞,杀人如麻,自己却又死得惨不忍睹,死不瞑目之人;加上老奸巨猾,宁可我负天下人不教天下人负我,买友卖国求荣,却又遭千夫所指,万众唾骂,遗臭万年之人;这三者的脊椎骨,可合制成歹毒凶煞、威力惊世骇俗的三尸戳神刺,而怨恨之气越大,戳神刺威力越大。

还有以一千条由于瘟疫而死去的人的怨魂乃至尸骨炼制而成的千魂瘟尸伞;将无恶不作,恶贯满盈罪孽极深之人,惨加折磨,在其怨恨最大的时候将其杀死,抽魂炼魄制成的阴雷破……单是制练质材已经是伤天害理违背人伦,更何况制炼成功后还不知要以多少人命为血祭。

茅山道派的高手行走世间,会去收藏这些东西,但并不会刻意去收集,为典籍当中种种或见效奇快威力强大、或损人利己敛财暴富的邪法魔道所诱,以至偏离正道,这更是门规大忌中的大忌。

毕竟茅山道派收集一切邪道魔咒,并予以研究,目的是为了入世修行,除魔卫道,讲究法无正邪,人有正邪,颇有一些佛门中阿难破戒证己佛心的意味。

当然,客观事实是茅山道派中哪怕一些修为高深的长老,也有可能为邪法所诱惑,犯下大错,茅山道派每隔几代基本上门中都要上演一场正邪之争,但这却也是这个门派始终能保持强盛生命力的根源。

不过石毅却是无所谓的,他走的本来就是尸修路线,以后想用那些正道法器也事倍功半,此时不多收集一些炼制邪器的材料,以后获得了这方面的典籍,那才扼腕惋惜。

当天夜晚,熊熊燃烧篝火的四周,大家开始分润这次任务的收益,虽然大头是那一亿两千万,但之前灭掉“黑暗之翼”也收获不少。

石毅拿出那支破损的命运霰弹枪、防弹披风、军用战靴,莉蒂亚则把他们击杀黑暗之翼另外三人的收获都拿了出来。

一支二阶的长柄枪刃战斧,力量锋锐附魔,一阶半身链子甲,防护附魔,这是那名蛮族恶女的,一阶爪刃,锋锐附魔,二阶魔力戒指,嗜血术附魔,这是那个狼人族战士的,一支二阶橡木法杖,一本古代书籍,这是那名白脸青年法师的遗产。

石毅本来把希瑟的头盖骨、脊椎骨也拿出来了的,结果被莉蒂亚制止了。这种东西就算值钱你也自己收着吧,给我们我们也没有处理渠道,带着到处跑还容易被警察抓。

“大家想要什么呢,就作价分一分,不然就卖掉了,无论卖多少都按照之前的任务分成协议分。很多队伍,战斗的时候彼此挡刀挡剑互为倚靠,到分钱的时候就内斗了,我不希望我们也是这个样子,请大家在贪心的时候,想一下我们之前一路行来的情谊。”莉蒂亚注视着篝火四周的众人,这样真心实意的言说道。

“莉蒂亚,你是头领,你先选你先分吧。”石毅坐在一旁双手交叉,他这样言道。

“不,就因为我是头领,所以我最后分。石毅,这次任务你的功劳最大,所有人都看得到,你先拿吧。”

闻言,石毅犹豫了一下,然后他站起来走过去,拿起了那本古代书籍,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满惊讶的,因为他们大多以为石毅会去拿命运霰弹枪,却没想到他拿的是那本大家都看不出其价值的书籍。

古籍因为太旧了,因为被包在了一个羊皮袋里,石毅拿出来翻看了两页,然后走回自己的位置。

(是了,石毅是神秘学者,他对于各种隐秘的知识肯定是有强烈的好奇的,而且黑暗之翼的那个施法者也是相当的厉害。)所有人都这样想通了,但他们不知道的是,若非石毅,黑暗之翼的那名白脸施法者可就不仅仅是相当厉害而已了,他几乎可以带着当时现场的所有人一起下地狱。

“康娜,你之前吸引尸魔的注意,也立下很大的功勋,你也挑一件宝物吧。”莉蒂亚这样言道。

“嗯。”康娜点点头走过去,不过她却把那件披风与战靴拿起来,对其它道:“这两件都是一阶魔化物品,我拿两件可以吧?”

两件一阶魔化物品也远远抵不上一件二阶魔化物品,再加上康娜在队伍里人缘很好,因此当然没人说什么。

“石毅哥哥,这件披风给你,你是枪斗者,总容易被人集火攻击的。”小康娜抱着披风与靴子抱到石毅身边,把防弹披风递给了男人。

“这件靴子也给你吧,我的靴子也是附魔过的,潜行附魔,更适合我,更何况你脚气重,你穿过的我才不穿呢。”说着,康娜把那件靴子也推给了石毅,然后小脸红红的坐在了一边。

“……”石毅本来想说,那我换成钱给你的,但看着此时此刻的小康娜,他突然本能的觉得如果自己这样说了,眼前这个小姑娘会伤心,不会再这样红着脸羞羞怯怯甜甜美美的模样了。

就在石毅犹豫时,莉蒂亚看了他与康娜一眼,然后继续道:“薇薇,你开着车冲入尸群干掉了最大数量的丧尸与骷髅,你第三个拿。”

石薇薇闻言之后走上去,然后拿起了那支损坏的命运霰弹枪。

“这支枪虽然很贵,但它是坏的,还不一定能修理好,我拿它大家没意义吧?”

见大家的确是没什么异议,然后石薇薇拿着那支枪走到石毅身旁,也递给了他,不过这位实惠多了:“我支枪很适合你吧?我要一身赏金猎人的套装或者一个方向的职业技能树,你的机会一定比我更多,以后要是遇到了,帮我留心,帮我拿到!”

“你还真信的过我。”

“都是一个家族的,你最后能混成什么样,我能不知道吗?你要是混得好了,以后手下漏一点就够我用的了,你要是混得不好或者死了,那就算我倒霉。”笑着将霰弹枪扔到石毅身旁,然后石薇薇到一旁坐下了,本来这里面就没有哪件适合她的装备,在石薇薇看来,现在就已经是最好的投资与选择了。

接下来塞雷克拿了那枚嗜血戒指,拉法拿了一阶半身链子甲,这样分东西其实是很粗糙的,其实塞雷克多少有些多拿了,但那枚嗜血戒指的确很适合她,再加上大家多年的交情(除石毅以外),因此也就没人说什么。

“石毅,也许那本书对你来说很重要,但那种神秘学物品定价太不稳定了,这支法杖也归你吧,爪刃和枪刃战斧我就都拿了,大家若是都没有意义的话,这次的东西就算是都分完了。”言说着,莉蒂亚环视左右,她这样的分法,所有人都没亏,或者说亏得最大的就是她自己。

“这件法杖是所有物品中价值最高的,法系装备在市面上本来就特别贵,爪刃和枪刃战斧还是归我吧,这支法杖归你,不然我再拿任务收益的三成于心不安。”

“是啊,老大,每次你都放弃自己的利益,你也该好好换一套甲剑了,副团长那个家伙的装备都比你好太多了。”塞雷克这个时候也劝莉蒂亚,言语间隐约还透露出一些血色百合团内部的事情。

“不必了,我的职业特性就是这个样子,太多的财物对我来说没什么意义,我喜欢的就是和大家一起游历大陆,破除邪恶,这对于我来说就已经是最大的收获了。”

(不会是十字军兼职苦修士吧?如果真的是天生这样的性格,那再叠加这样的双兼职就太可怕了……我以后会走尸修路数,现在还不明显,但以后会不会被她完美克制啊?)此时此刻的莉蒂亚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无形的光辉,然而一旁的石毅脑海中却转着这样的念头。

在前身的神秘学研究当中,存在所谓的特殊转职、复合转职,它们都需要两个职业融合,也就是说,必须兼职,才能最后形成一个独特的职业体系,比如说二阶剑士叠加二阶咒法师,就可以形成三阶职业中极为强大的咒剑士职业,同时拥有精妙的剑技与可怕的咒法能力,实力增幅远远不是一加一那么简单。

另外还有职业互补,比如说光明职业体系中的十字军兼职苦修士,将两者修到高阶的时候可以转化为神圣者,对阵普通职业者没有弱点破绽,对阵黑暗职业者,则是强到可怕!

石毅继承了前身大量的神秘学知识,他自己对此也挺有兴趣的,因此在深山闭关的时候也常常研读资料,因此不但融会贯通,这段时间以来的神秘学精进速度也相当不慢。

当然,越是魔潮涌动复苏的年代,学习神秘学也就越容易,毕竟一个是自己低头饮水喝,一个是掉到水里被灌,两者没有可比性。

最后争执了一番,莉蒂亚还是没收下那根二阶的橡木法杖,在一夜的休整之后,众人开始返程,在石毅拿到黄金手臂之后,虽然莉蒂亚并没有去动去碰触,但她手背上还是浮现出了炼狱契约的标志,很明显,炼狱契约的运行模式,并不是耍一些小花招小手段就可以避过的。

但这对于血色百合团的诸人来说,却也是一件好事,因为这说明契约也约束着另一方,而一支圣器卖一亿两千万,这个价实在不算亏了,已经是血色百合团自建立以来最高的单项任务报酬了。不,之前即便是完成连环任务,也没拿到这么高的任务报酬过。

次日,众人开始返程之旅。

…………

两天之后,一处酒店,玉夫人再一次出现在莉蒂亚与石毅的面前,此时此刻酒店内外都密布着墨镜西服男,他们或者说它们部是玉夫人的手下,那森冷的气质,面无表情的脸庞,很能唬人,很能给人以心理压力。

“我真的是没想到,你们这么快就完成了任务,并且还灭掉了‘黑暗之翼’小队,那支小队,也是颇有名声呢。”玉夫人依然是老样子,一身华袍,手里扶着一支碧绿色的烟杆,贵气十足。

“这里是黄金手臂,您可以过目了。”莉蒂亚明显并不想同对方过多交流,她示意一下,一旁的石毅就将密码箱放在了桌面上,在将之打开后,纯金铸成的手臂在灯光的照耀下美轮美奂。

“没错,没错,就是它,就是它!”在见到黄金手臂的那一刻,玉夫人身躯前倾,神色明显失态,然后就想伸手去碰触,然而就在她即将碰触到的时候,保险箱合盖上了,然后就被石毅收了回去。

“请问,我们的报酬呢?”

“……你们,还是不明白,钱对于我们这些人来说,是没有意义的。”勉强压制住激动的情绪,玉夫人坐回原位,然后她向属下示意了一下,片刻后就有两名黑衣墨镜男提着两只大箱子走进来,打开之后,里面部都是绿油油的钞票。

一亿两千万,当然不可能部都是现金,除两箱现金以外,上面还有着两份支票。

莉蒂亚与石毅检查了一下,确认现金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当他们想继续的时候,面前的玉夫人已经有些不耐烦的道:

“不用检查了,如果交易有问题,炼狱契约自然会反噬我,东西留下,你们可以走了。”

整个交易过程,出乎意料的顺利,看样子,对方的确是想花钱买圣器的,本身并没有要做黑吃黑的打算。

在莉蒂亚与石毅提着钱箱离开后,黄金手臂落到了玉夫人的手中,在这一刻,在黄金手臂拿到手中的那一刻,玉夫人神情狂喜得有一些诡异恐怖,她的眼瞳当中浮现出一个异色的光芒,以脸颊沾触着黄金手臂,似是极度的享受。

“如此浓郁,如此精纯的死亡之力,只要将它们提取出来,我就可以,我就可以继续活下去了。”对于玉夫人这种职业者来说,钱的确是没有太大意义的,只要能够获得死亡圣器延续寿命,她也的确是不想节外生枝。

可惜的是,有人想。

砰得一声。

大门又一次被打开了,刚刚那个才拿着钱离去的男人复又折返,又一次坐到玉夫人的面前。

“我记得,我们的交易已经结束了。”

“不,还没有,把那件黄金手臂还给我,我立刻就走。”

“……硬抢?炼狱契约的确已经结束了,但只凭你就想硬抢,你做得到吗?”伴随着玉夫人的话语,她身后,四周,乃至于阴暗的角落里都有墨镜西装的男子走出,刹那间,有上百支枪指向玉夫人面前的石毅,这样的阵容,低中阶职业者几乎必死无疑,定然无力反抗。

然而,此时此刻石毅却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悠然模样。因为他事先就已经想到了破局方法。

“你的阶位必然不可能很高,如果你的实力很强的话,灭杀尸魔这件事,根本就不需要假手于人,看你的样子明明很渴求这件圣器,但却又不能自己动手,只能是因为你自己做不到。”

“但你又可以控制这么多人,这说明你的能力一方面很强大的同时,又必然有着某一方面的限制,虽然我不知道你是什么职业……但我可以杀掉你。”

与此同时,在石毅的要求下秘密潜入酒店石薇薇将血色百合团任务残余与石毅返回后又通过渠道购买的所有圣水试剂(光明圣水是最便宜的),部都投入到酒店的水箱当中,然后,她闯入酒店保卫室,启动了整家酒店的紧急灭火系统。

当酒店厅堂里的石毅在与玉夫人对峙的时候,当石毅被四面八方上百支枪指住的时候,恰在此时,酒店紧急灭火系统被启动,淡淡金色的水雾淋沐降下。

沐浴在这淡金色的水当中,玉夫人擦拭了一下自己的脸颊,却直接就扯下了一块皮肉。

她尖声厉啸,然而四周举着枪的墨镜西服男却好像石像群一样,他们居然动也不动,对玉夫人的遭遇毫无反应。

“我早就看出你的不是人!并且你对你这些傀儡的控制力其实也弱得很,我曾经灭杀过一个你都毫无察觉……黑暗系职业者,强数量控制却个体控制力薄弱,这么像死灵法师的职业,那么没道理对付死灵法师有效的方法对你就无效。现在看来,对你是更加有效才对。”言罢,石毅抬手一枪就打在面前玉夫人额头上,因为用的并不是强化火神而是蜂鸣,因此玉夫人的头并没有被直接轰碎,而是额头正中被打出一个血洞。

然而令人恐怖的一幕出现了,受到如此重创的玉夫人居然并没有立刻死去,而是不断后仰后退,其额头枪口处有大量的血污不断涌出,与此同时,她的容貌正在不断衰老。

渐渐得,由一位美貌青春的妩媚少女,迅速蜕化成了一银发鸡皮的老迈老妇人。

“怎么会,怎么会?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拖了那么久,付出了那么多的代价,居然,居然倒在了这”再下一刻,大量白茫茫银灰色的人脸以这老妇人的身体为中心扩散开来,而在这些数量众多的少女人脸当中,石毅也看到了玉夫人,或者说,特警女警官瓦丝克斯的脸庞。

之前,便是这个女孩找上石毅,让石毅隐隐察觉察觉到了异常。两个月之前,特勤处三名警员来到阿尔克纳县记录这里的魔化发展情况,将详细讯息登记在案,然而也正是这次任务,让三名特勤处三名警员因此身死,瓦丝克斯更是被夺取了肉身,束缚了灵魂,永世难以解脱。

附着玉夫人的倒下,四周墨镜西装男的头顶上冒出一股黑灰色的烟气,结果这些烟气一出现就被浇灭了,这些人也随之七七八八的各自躺倒,堆成一片。

Tagged